大漠戈壁筑鐵龍(圖)
時間:2010-05-18 瀏覽次數:

大漠戈壁筑鐵龍

——記敦格鐵路定測會戰

“三月下雪,四月揚沙”,這是敦煌至格爾木鐵路勘察沿線典型的春季氣候特征。在這片戈壁沙漠占絕對統治地位的土地上,最直觀的感受不是春風拂面,而是高原復雜多變的惡劣天氣以及遮天蔽日的滾滾黃沙。無處不在的大風,使得狂躁的沙塵更加肆無忌憚地到處蔓延,遠處的景物空曠而迷蒙,干燥的土地沉悶而寒冷。

向大漠戈壁進軍

  敦煌至格爾木鐵路是蘭新鐵路第二雙線與青藏鐵路之間聯絡線的主體部分,它的建成將使新疆、西藏兩省區間大宗物資的運輸繞行距離直接縮短1200公里,是連接新疆、甘肅、青海、西藏四省區間一條重要的便捷鐵路運輸通道。它北端接軌于甘肅敦煌車站,經敦煌沿敦格公路溯黨河而上,經肅北、阿克塞兩縣境內,翻越祁連山脈的當金山后,于蘇干湖盆地進入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境內,翻賽什騰山,經魚卡、大柴旦,與青藏鐵路西格段的飲馬峽車站接軌,線路全長658.326公里,其中新建線(敦煌至飲馬峽)長506.126公里,利用既有線(飲馬峽至格爾木)長152.2公里

  31,我院承擔敦格鐵路定測勘察任務的隊伍開進來了。在這片桀驁深沉的土地上,我院獨有的“香橙黃”高原勘測裝備,猶如一朵朵嬌艷的花朵,讓飛沙走石的戈壁荒漠增添了不少生氣。

  此次定測任務真可謂是重任在肩,滿打滿算2個半月的工作時間,500余公里的新線勘測任務,加上160多公里的柳敦鐵路既有線電氣化改造,時間安排本就已經相當緊張。然而沿途戰線較長,海拔高差大,天氣情況惡劣等因素又偏偏雪上加霜。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無論是對承擔全線定測任務的蘭州院,還是負責鉆探測繪任務的甘勘院和青勘院而言,都是個不小的考驗。

盛開在高原上的“香橙黃”

  駐扎在青海省大柴旦的勘測二隊負責著團結鄉至飲馬峽約260多公里的定測工作。

  大柴旦屬青海省海西州轄區,地處柴達木盆地腹部,地形以戈壁灘、沙丘、高山為主,平均海拔3200。年均氣溫0.8度,年降水量僅有82毫米3月上旬,雖然這一地區仍在下雪,但勘測二隊的專業技術人員和測繪人員已經頂風冒雪展開了專業調查和定測工作。到4月初,大風揚沙天氣接踵而來,最大風力達到9級。飲馬峽至團結鄉線路處在戈壁、沙丘帶,一旦刮起大風,霎時間狂沙飛舞、地暗天昏,能見度最低的不足3

  敦煌至格爾木鐵路沿線似乎天生就與荒涼結緣。從飲馬峽至團結大約260多公里的作業線路上,放眼望去四野荒涼,除了偶爾可見公路上運煤拉礦的汽車,途經之處幾乎看不到人煙和村莊。不得以,勘測隊只能把駐地選在大柴旦。由于線路遠離公路,最近的十幾公里,最遠的則有40多公里,交通極為困難,進山大多是便道,山區里缺乏明顯標識物,極易迷路。勘測隊出工,每天在路上往返的時間就需要5個小時。多數時候,隊員們下車后還要背著儀器設備行走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工點,這樣一來,有效工作時間顯得少之又少。

  49這天,在山里工作的勘測隊員就遭遇了最為嚴重的一次沙塵暴。早上看似天氣晴好,中午卻忽然刮起了大風,狂沙襲來頓時遮天蔽日。荒山野嶺無處藏身,架設的GPS基站也被大風吹倒,隊員們只好用衣物趕緊遮蓋儀器設備,蜷縮在滾滾沙塵之中。收工回到駐地時,大家一個個全都是灰頭土臉,連鼻孔和耳朵里都滿是沙塵。

  風沙的侵襲無處不在。幾天下來,外業勘測汽車上的門徽已經被大風卷起的沙粒和石子吹打得字跡模糊。連續在風沙天氣工作,別說人受不了,就連部分勘測儀器也開始“鬧罷工”。為了搶抓進度,勘測隊員們堅持早出晚歸,專業技術人員則是加班加點整理資料,為按期完成定測而努力工作。

  除了天氣惡劣,交通不便之外,勘測過程中出乎意料的狀況也是時有發生。便道上尖利的石頭、大山里堅硬的駱駝刺,經常都會把汽車輪胎扎破。據幾位司機介紹,從初測到定測,他們已經把爆胎當成了家常便飯。勘測隊的一名司機,有一次在大山里車胎被扎破,空曠的山地里,手機根本就沒有信號,他只好步行兩公里,爬到一座高山上找到信號,這才與駐地取得了聯系。

  這里的海拔高度雖然不能與青藏線相比,但個別人員還是深受高原反應的困擾。司機張文剛即是如此,剛來的幾天,他每天都要依靠丹參滴丸抵抗高原反應,身上時刻都揣著速效救心丸。就這樣,他仍然每天堅持出工。

頂風冒雪無懼無畏

在大山腹地工作,山形地貌極為相似,手機根本沒有信號,迷路的情況時有發生。隊員們在山里一般都是手持GPS“作戰”,即使這樣也無法避免迷路事件的發生。有一次,經驗豐富的司機陳建華也徹底迷路了,在大山里轉來轉去就是走不出來。天色已晚,越走不出來,大家心里就越是慌亂,最后居然鬼使神差地開到一個金礦采掘區,還差點被礦區守衛當成了不速之客,演繹了一場令人心驚肉跳的小“風波”。后來經過苦苦解釋,方才取得信任,輾轉回到了駐地。

  駐扎在甘肅境內阿克塞縣城的勘測一隊,工作條件也同樣艱難。除了同樣的氣候條件之外,他們面臨的最大困難是勘測區域大多處在沙漠地帶。

  勘測一隊負責的勘測范圍是敦煌至團結鄉,線路里程大約250多公里,隊伍駐扎在阿克塞。這個海拔1700左右,人口不足一萬人的小縣城正好位于線路的中間位置,能夠駐扎在這里,真算得上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3月初,各專業技術人員和勘測人員剛到現場,正趕上敦煌、阿克塞、肅北地區遭遇百年不遇的大雪。由于時間緊張,大家只能頂風冒雪開展勘測工作。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男同志做專業調查都倍感吃力,女同志也照樣一起爬山下溝做調查。蘭州院站場專業王瑾坤、韓瑛,線路專業羅勁文三位女同志,每天和男同志一起出外業,毫不遜色。談及在現場的工作,王瑾坤告訴記者:“由于站場專業配備人員少,工作量大,很多時候都是獨自出野外做調查,一個人在荒無人煙的大山深處做調查,強勁的風沙常常把來時的腳印抹平,稍不留神就可能會迷路。山里手機根本就打不通,一旦迷路,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那種提心吊膽的滋味讓人終身難忘”。

談起在敦格線的鉆探工作,甘勘院勘探部副部長袁維瑜也感觸頗深。他告訴記者,目前甘勘院負責的鉆探任務主要分布在敦煌一帶,其主要特點是風沙大,鉆探施工用水匱乏,今后到了當金山這一帶,鉆探用水將面臨極度匱乏。從敦煌至阿克塞方向17公里范圍內,農田經濟作物多以棉花和蔬菜為主,占地賠償以及協調工作難度比較大。阿克塞和肅北地區,尤其是當金山這一帶的地質情況比較復雜,以塊石和碎石為主,直徑大于60毫米的顆粒占多數,“有些石頭比牛還大”。由于交通困難,這些地方的鉆探用水面臨極大考驗,加之山勢險峻進場困難,部分地段還需要修路,勘探成本將會成倍增加。僅運水一項,可能就會占到整個勘探成本的三分之一,輔助工作量相當大。

為了敦格鐵龍飛舞

敦格鐵路指揮部全體人員自從全線定測工作開展以來,就一直呆在現場指揮。據指揮長黎亞平介紹,敦格鐵路行走于沙漠戈壁和風沙地區,線路翻越當金山,最高處海拔3800,沿途鄉鎮極少,住宿條件艱苦。兩支勘測隊伍從3月初到達現場以來,前期為穩定方案做了大量工作。截止510,兩個隊全部完成中線540多公里(含比較方案),斷面400余公里,專業調查已全部結束,鉆探放孔有序進行,目前現場共有70余臺鉆機正在緊張施鉆,爭取在520完成外業測繪工作,6月底完成全線5.6萬米的鉆探任務。兩個多月來,大家都付出了異常艱辛的努力,爭分奪秒同緊張的工期和嚴苛的自然環境作斗爭,一心要在規定的時間里保質保量地完成敦格鐵路全線定測任務。在定測測繪即將結束時,指揮部又接到敦格線新建線部分按照鐵道部新頒測量規范實施控制測量的任務,指揮部正在按照院要求精心策劃,爭取隊伍在短暫的休整后開展下階段工作。

  短暫的幾天采訪,我們行程上千公里,看到了青海和甘肅廣袤大地上辛勤勞作的人們,也深深地被我們的技術人員面對惡劣工作環境時所表現出的頑強拼搏精神感動著。在這個沙漠和戈壁環繞的天然小盆地中,雪水滋潤著肥田沃土,沙漠奇觀神秘莫測,戈壁幻海光怪陸離;文化遺存舉世聞名,社會安定民風古樸,人杰地靈英才輩出……大柴旦、阿克塞、肅北、敦煌,多么神奇的土地!一旦敦格鐵路建設完成,這里也將會變得更加富饒美麗。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