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山急水論英雄(圖)
時間:2010-05-31 瀏覽次數:

崇山急水論英雄

——記院蘭渝鐵路配合施工指揮部

“嘗聞蜀境風光好,群峰疊翠水清柔。山路崎嶇循天去,川歌婉轉入心頭。物華天寶世罕有,人杰地靈獨一秀。造化鐘情賜璀璨,萬戶安居樂無憂。”

新建蘭渝鐵路就穿行于這片物華天寶、人杰地靈的靈秀之地。

  這條早在孫中山先生《建國方略》中,就被列為“中國鐵路系統中最重要者”,終于在80多年后的今天開始圓夢。作為這圓夢之旅中最為重要的角色之一,無論是前期的勘察設計,還是目前正在進行中的配合施工工作,我院技術人員始終用他們的專業與敬業,在這片艱難險峻的崇山急水之間,書寫著一院人的責任、榮耀和使命。

打通甘川渝交通大動脈

  20092月,蘭渝鐵路正式開工建設,幾萬人的施工隊伍浩浩湯湯地開進了這片悠遠沉寂的土地,開始了一場千帆競發、百舸爭流的鐵路大會戰。

  新建蘭渝鐵路的開工建設徹底打破了大山的寧靜。營地在白龍江畔扎下,“戰場”在蜀山之間排開……

  蘭渝鐵路北起甘肅省蘭州市,過隴南向東經四川廣元到南充分線最終抵達重慶市,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聯接西北和西南地區的骨干鐵路,也是我院勘察設計的地質地形條件最為復雜的山區鐵路之一。

  蘭渝鐵路正線全長818.71公里,設計時速為200公里。我院作為項目的總體設計單位,承擔著蘭州至廣元段493.04公里的勘察設計及配合施工任務。蘭渝線設計總工程師黃彥彬告訴記者,我院負責的這一區段山大溝深,路況艱難,可以稱得上是全線最為復雜的區域。該區域內鐵路設計橋隧總長度達到了425公里,比例高達86.23%,其中長于10公里的隧道就有9座,最長的西秦嶺隧道長度為28.234公里,是目前國內在建的第二長隧,也是采用TBM進行施工的國內最長隧道。

  

  青藏鐵路縱橫高原,被譽為“天路”,蘭渝鐵路則隱身山林之間,堪稱“叢林地鐵”。線路所經區段不但穿越了青藏高原、秦嶺山地、四川盆地,還要經過在“5.12汶川大地震”中造成巨大破壞的龍門山斷裂帶,其中蘭州至廣元段就要經過9條大的斷裂帶,地質條件極為復雜,因此蘭渝鐵路也被譽為是中國鐵路網上的“三峽工程”。

  自從蘭渝鐵路勘測工作啟動以來,我院在這條線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花費了巨大的心血。早在勘測設計開始之初,院就確立了地質選線的原則,派遣精兵強將奔赴現場開展相關工作。副院長蔡西陽、中國工程院院士梁文灝帶領的專家組曾多次赴現場實地踏勘、研究指導技術方案。院、處兩級副總工程師帶領我院技術人員在交通條件極其惡劣、地質情況極為復雜的區域內進行了大量艱苦的調查研究,將蘭渝線方案研究的全面、透徹,不但大量節省了工程投資,還經受住了“5.12大地震”的嚴峻考驗,確保項目得以順利地向前推進。

  蘭渝鐵路設計建設工期6年,建成后,它將與渝黔、貴廣線相連,形成蘭州至廣州的南北鐵路大干線,將成為與京廣線、京滬線并列的三條南北鐵路大動脈之一。它將跨越巍巍秦嶺,穿梭川蜀大地,伴隨著白龍江,打通蜀道天險直達重慶,極大地改善沿線地區交通運輸條件,帶動區域經濟發展,成為一條跨省越市的快捷黃金通道。

配合施工:任重而道遠

由于前期勘察設計工作細致扎實,蘭渝鐵路按照原定計劃順利地邁入了開工階段。接下來要面對的,就將是整個勘測設計流程中最為重要的環節之一——配合施工工作的全面展開。

  自20089月全線控制性工程——西秦嶺隧道先期開工之后,由橋隧處副總工程師楊木高、隧道高級工程師司劍鈞等人組成的配合施工隊就先期進駐現場,開始了漫長而又艱辛的項目配合施工工作。次年2月,蘭渝線全面開工,以副院長蔡西陽任總指揮長的蘭渝鐵路配合施工總指揮部挑選各專業骨干技術人員,迅速投入到配合施工工作之中,并在隴南、岷縣、榆中、蘭州等地設立分指揮部,全力展開配合施工工作,在兼顧出圖的繁重任務前提下對施工過程進行全方位技術指導,為打造精品蘭渝鐵路把好技術保障關。

  為了全力以赴做好蘭渝線配合施工工作,以梁文灝院士為首的專家組已先后三次深入全線進行現場辦公和設計文件回訪,副院長蔡西陽及院分管副總也多次帶隊深入現場解決急難問題。各配合施工分指揮部在兼顧出圖的繁重任務下,隨時深入現場解決問題,為工程建設的順利推進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撐。然而,在這樣一條可以與青藏線難度相媲美的鐵路線上,要想將配合施工工作做得細致到位,每個人肩上都挑著一份沉甸甸的擔子。在茫茫大山深處,滔滔江水岸邊,都印刻著他們敬業奉獻的動人故事。

  

向大山深處進軍

2010111,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迅速席卷了甘肅大部地區。位于祖國西部的這片悠遠沉寂的黃土地,一時間銀裝素裹,分外妖嬈。迎著料峭的寒風,記者跟隨院蘭渝鐵路配合施工指揮部一行9人從蘭州出發,沿渭源、岷縣、宕昌、隴南直至四川廣元。由我院勘察設計的蘭渝鐵路蘭州至廣元段就穿行于此間的崇山急水之間。大山峨峨,流水湍湍!

  算起來,這已經是我院蘭渝鐵路配合施工指揮部自開工以來第20次進行全線巡查了。早在出發之前,常務副指揮長劉秉春就預先給記者打了一劑“強心針”:“沿途的路況非常艱難,你可得做好吃苦頭的準備”。其實,對于蘭渝線的“難”和“險”,之前就已經有所耳聞,卻一直沒有機會親身體驗。帶著對這條傳說中可以與“天路”難度相媲美的鐵路線的遐想,我們開始了沿線巡視的又一次難忘征程。

  “黃鶴之飛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巖巒。”在古人的詩句中,蜀道就曾被描述為難以逾越的天塹,親歷蜀道,感受也就更為真實。

  汽車從蘭州出發,向南疾馳而去。由于蘭渝鐵路穿越崇山峻嶺,施工地點基本上也都位于遠離公路的山川之間。這樣一來,如果想要進工點查看,就必須要借助山間便道。站在國道上向下看去,原本近在咫尺的工點,往往可能要繞行很長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一整天下來,大部分時間就這樣耗在了路上,嚴重影響工作效率。因此,大家就只能起早貪黑,盡量在有限的時間里多看幾個工點。每當走在這樣的便道上,越野車就像是在跳舞一般,真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常務副指揮長劉秉春有句名言:“我們的汽車在其他地方都是靜音的,可是一上蘭渝現場,立馬就被調成了震動的”。這句詼諧幽默的描述被大家奉為經典,用來調侃蘭渝線甘肅境內部分地區那令人抓狂的道路交通情況。

  其實,這樣的“抓狂”大家早都已經習慣。有趣的是,從岷縣到隴南相距僅百余公里,但高差和氣候上卻變化巨大。線路經過的木寨嶺高程最高為2800多米,隴南站位高程為1030,兩者高差達到近1800;岷縣為高寒陰冷的高山氣候,隴南卻是北亞熱帶濕潤氣候。副院長蔡西陽對此也有一句很形象的比喻:“在外勘察時通常是一天經四季,溫差巨大令隊員們感冒頻發,高差巨大使人呼吸困難,大家常常錯把漳縣的大草灘當成了青藏線的西大灘,岷縣的麻子川當成了青藏高原的風火山。”蘭渝線配合施工中需要面對的挑戰,由此可見一斑。

有一種感動叫奉獻

環境的艱難和工作量巨大自是不用言說,單是沿途惡劣的交通情況,就足夠讓人頭疼的了。

  對于這里的交通狀況,司機師傅們應該是最有發言權的。由于蘭渝線所經地區原本道路交通條件差,再加上災后重建、鐵路施工等影響,原本逼仄擁堵的山間道路,負荷頓時成幾何倍地增加,讓很多“久經沙場”的老司機們吃了不少苦頭。

  113日晚,巡查組一行到達了隴南指揮部駐地,連續馬不停蹄地跑了三天,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了。

  說起在蘭渝線的工作經歷,司機方健鋒感觸頗深:“來蘭渝線配合施工快一年了,基本上天天都泡在工地。指揮部的五位司機到現在都沒有機會在一起聚聚,今天算是聚的最全的一次,就這還缺了岷縣指揮部的張維安師傅。

  在隴南指揮部駐地,記者見到了司機邱端生。這個率真的中年漢子正坐在電腦前跟妻子視頻聊天。十天前,他的小女兒剛剛出生,老邱只在家陪了一周時間,就急匆匆地趕回駐地,因為現場這邊實在是太忙了。現如今,每天晚上從工地回來,跟妻子在網上視頻聊天,便成了老邱業余生活中最為重要的事兒。“當了26年司機,配合施工也干了很多年,蘭渝線是我干過最辛苦的一條線”。談起在蘭渝線遇到的一些驚險的事兒,邱師傅至今還心有余悸。有一次邱師傅開著車帶著技術人員去工地,返程時正好下起了雨,被汽車壓得坑坑洼洼的土路頓時變得泥濘不堪。在一個“胳膊肘彎”處,汽車發生了打滑,而路的一旁是峭壁,另一旁就是深不見底的嘉陵江支流,此時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發生嚴重后果。憑借著多年的開車經驗,邱師傅慢慢地把車緊緊貼著峭壁往下走,終于化險為夷。那次大家可真是嚇得不輕,安全下去以后,感覺自己就像是重新撿回一條命來。打那之后,邱師傅也總結出了一句名言:“在蘭渝線配合施工,寧可上山吃草,也絕不能下河洗澡”。還把這句話作為安全注意事項之一,向大家廣而告之。

  司機張明自從參加蘭渝線配合施工以來,也有好幾個月都沒有回家了。上個月出差路過寶雞回家,由于很長時間都沒見到爸爸,兩歲多的兒子見了他居然都怯生生的。

  在蘭渝線,六標段可以稱得上是最讓人鬧心的地段了。在蘭渝線流傳著一句順口溜:“這里晴天時是揚灰路,一下雨就變成了水泥路”,在六標范圍內,從隴南到洛塘90多公里的距離中,道路交通不但兼顧以上特點,兩岸壁立千仞,更是險絕到了家,隨時都有可能從山上滾落的“天外來石”也讓人提心吊膽。曾經就有施工單位的車輛被落石擊中過,遭受了不小的損失。每次去六標查看現場,無論是對人員還是車輛,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次艱難挑戰。

  一直重任在肩的郭建新師傅,在蘭渝線專門負責跑六標,可謂是千錘百煉了。他駕駛的豐田沙漠王越野車之前在襄渝線配合了4年,沒出過啥毛病。調到蘭渝線才跑了一趟,汽車軸頭就往外冒油,輪胎磨損嚴重,剎車片也完全報廢。由于道路不暢,從隴南到姚渡直線只有短短150公里,在不堵車的情況下,越野車通常要走將近6個小時。就這樣,郭師傅上個月六標的單月行駛記錄是12000公里,這在院蘭渝指揮部內部一度被傳為佳話。說起這事兒,憨厚的郭師傅笑言:“創造這個記錄的滋味可是真難受,每天在山路上這么跑,右腳踩油門都踩腫了,每天回到駐地兩腿都是僵硬的,連路都不會走了。”

  談起這里的交通情況,隴南分指指揮長楊木高感同身受。自從西秦嶺隧道開工以來,他就一直呆在現場配合施工。楊木高告訴記者:“在蘭渝線配合施工,最困難的要數沿途的道路交通了。現在我們的汽車算是吃到‘細糧’了,以前基本都是天天吃‘粗糧’。尤其是雨季,來往的重車把道路壓得破敗不堪,一下雨道路就翻漿,越野車就像在泥漿中游蕩的小船,那樣的路估計只有坦克車才可以順利通過”。

  談起指揮部的技術人員,常務副指揮長劉秉春說他很為有這樣的團隊感到驕傲:“自蘭渝配合施工指揮部進駐現場以來,大家基本上天天泡在工地,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卻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副指揮長黃彥彬、楊木高,分指揮長任誠敏、高翰青、劉國慶等人在兼顧各專業出圖任務的同時,積極主動配合,各項工作扎實有效,受到業主和施工單位的積極認可。隧道工程師司劍鈞,地質工程師王建軍、周泉、夏萬云等幾位常駐現場的技術人員也都十分敬業,只要現場哪里有問題,他們總是能在第一時間趕去處理。小夏去年“五一”回家結婚,三天后就返回工地。小周也是一直把婚期從去年年初拖到了國慶節,結婚后在家沒呆幾天就又投入到緊張忙碌的工作當中。劉秉春告訴記者,隨著下半年其他工點的陸續開工建設,整個蘭渝線開工工點將增加至500多個,比目前在建工點數目增加了將近一倍。對于已經嚴重超勞的我院配合施工人員而言,面臨的挑戰會越來越大。

316,當記者結束采訪返回西安的時候,一個令人欣慰的好消息從蘭渝現場傳來,在2009年度蘭渝線配合施工綜合考核評比中,我院蘭渝鐵路配合施工指揮部再度排名第一。這個成績的取得,對長期奮戰在一線的我院配合施工人員而言,沒有什么比這更令人高興的了。而此時,他們已經再度啟程,在崇山急水之間開始了新一輪的沿線巡查。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