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雖勞 猶苦卓
時間:2010-08-18 瀏覽次數:

身雖勞 猶苦卓

重慶地鐵六號線一期、二期工程盛夏會戰酣

身雖勞,猶苦卓。遠離家人,在他鄉工作是辛苦的。鐵一院重慶地鐵項目部這支設計團隊中,有人已經堅守了3年,期間只是節假日或是一個多月回西安或蘭州探親一次,每年在重慶工作300天左右;還有人因身兼多個項目,在西安、重慶及其它城市間來回奔波。他們最渴望的就是在工作之余與家人相聚,聊聊天、吃著可口愜意的晚餐,甚至就同家人那么靜靜地坐著……

  7月的重慶是火熱的。重慶市江北區金源時代廣場繁華依舊,車來車往。院重慶地鐵項目部就在廣場北面一座寫字樓的第9層,重慶地鐵六號線一期、二期工程施工圖及初步設計方案就是從這里,源源不斷地送達施工現場。

風扇吹出來的效率

  走進重慶地鐵項目部辦公室,那幾臺奮力旋轉的電風扇,讓人印象深刻。雖說這座大廈里是有中央空調的,但其制冷的效果的確不敢恭維,況且這座樓晚上8點以后及雙休日空調是停運的,對于頻繁加班的項目部設計人員來說,辦公室內這幾臺電風扇可是起了大作用,它們不知疲倦地轉動著,偶爾也會撩動案上的幾頁文件。

  當然,不知疲倦的還有這支年輕的設計團隊。

  在項目部全體設計人員的共同努力下,重慶地鐵六號線一期工程已經進入施工階段,我院的施工圖設計、配合施工工作全面展開,2臺敞開式TBM掘進機正按照我院提供的技術參數正常掘進,每日最高掘進進度36.5,每月最高掘進進度為590

  719,每月的設計例會上,設計人員與重慶地鐵公司、施工單位的人員,就設計、施工的進度及設計中的問題進行協調解決。

  72630日,一期工程設備聯絡會議召開,設計人員與中標廠家的設備資料進行結合,以便開展下一步施工設計。

  重慶地鐵六號線二期工程于2009年初開始啟動,伴隨著重慶市地鐵建設速度的加快,二期工程的各項工作從一開始就在緊鑼密鼓之中。

  20094月,項目部組織人員開始進行重慶地鐵六號線二期工程的可行性研究,當年12月基本完成。之后由于線路方案的不斷調整、優化,研究方案幾經修改,每修改一次各個專業都得進行改動和重新設計,最終于今年5月底6月初分別通過了初步設計專家審查和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評審。

  由于重慶地鐵公司對二期工程的進度要求,項目部必須進行超常規的設計,許多工作都在交叉進行。從去年4月開始,項目部人員投入到沒日沒夜的設計工作之中。在做初步設計的同時,還完成了復合式TBM試驗段的施工圖設計、土建招標設計等,而整個初步設計也只用了4個月的時間。

  二期工程線路標準高,設計最小曲線半徑500。地下區間設計大部分采用復合式TBM掘進機施工,設計采用10臺復合式TBM同時掘進。二期工程將穿越銅鑼山、中梁山,并跨越嘉陵江,其中銅鑼山隧道將是全國軌道交通最長的山嶺隧道,由此產生的通風排煙、防災等問題較為復雜。銅鑼山隧道地質復雜,有煤層、灰巖、溶洞、采空區等,經過我院設計研究,該隧道將采用鉆爆法和復合式TBM相結合的施工方法。另外,高架區間采用雙箱單室小箱梁結構。二期工程以上這些特點對設計人員來說,又將是一次挑戰。

  目前,項目部的人員當中,很多人都身兼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兩個項目,人員緊缺,靠現有的人員就只有盡可能延長工作時間。面對繁重的一期施工圖設計及配合施工工作,還要面對時間要求緊迫的二期工程,面對許多的壓力,我們可以想象設計人員的工作狀態,只有延長工作時間,只有爭分奪秒,只能放棄業余生活,只能全力以赴。

敞開式與復合式

  六號線一期工程,采用2臺敞開式TBM施工,這是國內首次在城市軌道交通工程中應用TBM施工,具有很大的開拓性和創新性。

  在重慶地鐵六號線一期工程敞開式TBM成功應用的基礎上,我院再接再厲,針對二期工程特點繼續進行多機型比選,進一步加大機械化施工程度,進行了復合式TBM的適應性分析專題論證,最終獲得專家評審并通過,

  428,二期工程復合式TBM試驗段已先期開工。六號線二期工程地下區間采用復合式TBM施工,全線設計采用10臺復合式TBM

  210的差別,也許有些出乎了我們的意料和想象,但其中玄機就在于“敞開式”與“復合式”。

  敞開式TBM適合于巖石地層的掘進施工,其施工適應性較好,施工速度較快。整機全長195,開挖直徑6.36,月掘進速度達600,最高日進尺達34,為傳統鉆爆法施工進度的5~8倍。

  復合式TBM吸取了土壓平衡盾構和氣壓盾構的原理及優點,形成的一種能夠以巖石地層掘進為主,兼具土質及軟硬交錯地層掘進施工的新型隧道掘進機。每臺設備的造價相對敞開式TBM要低,為敞開式TBM1/3左右。設備全長約80100米,月掘進速度為300,一次性施工長度約34公里,每臺設備可施工的總長度約為10公里。在同等投資的情況下,可同時采用的復合式TBM臺數較多,增加了地下區間的機械化施工段落。

敞開式TBM和復合式TBM,都具有施工效率較高,洞內施工環境好,工人勞動強度降低,無爆破振動影響,沿線環保不擾民,開挖洞壁光滑質量好,真正體現快速、安全、優質、環保、高效的現代化施工理念。

辦公樓第9層的燈光

  718是星期天,晚上1030分外出歸來,金源廣場北面的那座辦公大廈,只有第9層的燈光還亮著,似一道明亮的光帶點綴著漆黑的大廈,顯得格外明亮、耀眼。

  重慶地鐵六號線二期工程項目總體王鵬說,每天晚上項目部的亮光都是最后熄滅。一期施工圖設計正是最緊張的時候,二期施工設計前的方案穩定工作要求也很急,很多人都是午夜時分才離開辦公室。在這里,大家已經沒有了雙休日的概念,每一天都重復著上班下班的作息時間。

  都說好男兒志在四方。從北京地鐵項目到廣州地鐵咨詢再到重慶地鐵項目,從2002年開始,王鵬就輾轉于這幾個城市之間,再加上2001年遠赴新加坡學習,至今整整10年,他的女兒也正好10歲了。與女兒感情的疏遠讓他感到內疚,他多么希望與女兒能在電話里暢談、交流,多么希望能陪在女兒身邊讓她感受父愛,但在目前來說那似乎也只能是一個愿望。

  這幾年,王鵬的確在用心工作。廣州地鐵設計咨詢中他擔任咨詢部總工程師,5年中,他以真誠與敬業贏得了各方的好評,2008年被廣州地鐵公司評為“廣州地鐵公司先進建設者”;今年,在總體總包處評選的2009年度先進工作者中,王鵬再列其中。

  在重慶采訪的這幾日,二期工程建筑專業副總體羅江龍的女兒正好放暑假來重慶看望爸爸,也許孩子本以為爸爸可以陪著自己好好逛一逛、玩一玩,但孩子看來只能失望而歸了。孩子在重慶2周時間,每天不是在宿舍就是和羅江龍一道到辦公室寫作業。有一天晚上吃晚飯時,孩子一個人在食堂轉悠,一問才知,羅江龍到工地會簽圖紙去了,還沒有回來。

  說起TBM掘進機,年輕的二期工程區間副總體王飛頭頭是道,感覺那話匣子只要打開就有點剎不住,言語間,能感覺到他的敬業與認真。二期工程設計采用復合式TBM,而作為這個項目負責人的王飛,做了大量的研究論證工作,從調研、請教專家、與院技術領導溝通、匯報,最終寫出專題報告,之后又馬不停蹄地向業主匯報。不知有多少個夜晚,他和同事們深夜才離開辦公室,然后輕輕關上辦公室的電燈。

  這是一個年輕的團隊,已經很久沒有回蘭州看望家人的廖凱,還聚精會神地在電腦前繪制;因為長期在重慶工作而把家暫時安在重慶市的張利斌;還有胡湛、郭勝謙、邱鳴、尹隴彪等等,在他們身上同樣有著一個個動人的故事。其實每當閑暇時間,大家總會有一種漂泊的感覺,想念妻子兒女、想念父母,但他們總是把這許多的情感積壓在心底,無論身心多么的疲憊,他們一直在堅持,一直在努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