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院“80后”(圖)
時間:2015-12-07 瀏覽次數:

我們,是一群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畢業于不同的院校,研習著不同的專業,只因生于同一個年代,共同逐夢于一院,我們,就是一院“80后”。 從第一次走進一院的大門,第一次仰望那巍巍的雙子座,第一次拿起鼠標繪就人生的第一張CAD圖紙時,我們的事業,已經在這里悄然起航。一院的轉型發展在穩步推進,為我們提供了難得的發展機遇,也在迅速催化著“80后”這個年輕工程師群體的快速成長。

第一樂章:加班進行曲

80后”,從踏進一院的那天起,就時刻感受著整個企業緊張忙碌的氣息。在一院人眼中,“五加二”便是常規,“白加黑”就是常態,而那燈火通明的辦公大廈則是家的另一個代稱。從自由快樂的大學生活過渡到如此高強度的工作狀態,對許多“80后”來說,這急劇蛻變的過程,有著破繭化蝶的痛苦,但更多的是浴火重生的喜悅。

城建院物業綜合開發設計部的張琪依舊深刻地記得三年前剛入職的那個夏天。由于同事婚假臨近加之人手緊張,原本只是打下手的他,在沒有完整施工圖設計經歷的情況下,以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慨然接受了一條地鐵線物業開發的結構施工圖招標設計。模型的調整、大量繪圖、建筑體型大且復雜及嚴格的復核、所審、處審、咨詢、強審,高效率快節奏,更需要高要求高質量。那是5120小時吃住在辦公室的連軸奮戰,睡眠前后不超過12個小時。張琪總結說,這5天是個坎,當你習慣了跌宕起伏的加班狂想曲,你便完全融入了一院的生活。說罷,富有文藝范的他,自豪地做了個V型勝利手勢。

2009年入職,已參與過庫格、西寧至成都鐵路等多個國鐵、城軌投標項目的線運處工程師劉新崗,是一位擅長連續作戰的“投標專業戶”,以至于投標樓的樓管阿姨每次看見他,都會發出“你又來了”的感慨。從打下手起步,再到線路專冊、副總體、總體,盡最大的努力做好每一個方案、寫好每一頁說明、策劃好每一個細節,最終拿出一本自己滿意、老總滿意的競標文件,在劉新崗看來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追求。“他是一把快刀手,干起活來出手特別快。”線一所孫大為這樣評價劉新崗,“在過去的一年里,接二連三的投標生活占據了我們很大一部分時間,文件從文整出來后,三四十個小時沒合眼是很正常的現象,通宵達旦的投標生活催化了我們的成長,也催生了我們臉上的皺紋。”說到這孫大為幽默地笑了。

談起這種高強度、快節奏的工作方式,2009年入職的橋隧處橋梁工程師馮亞成則平靜許多。2012年大會戰那會,正趕上妻子懷孕臨近生產,為順利完成寶蘭客專標準圖的設計工作,連續幾個月,差不多都是加班到晚上十一二點,孩子出生時也沒敢耽擱太久,第3天就匆匆趕到辦公室和同志們奮戰在了設計一線。那時還趕上注冊考試,生產會戰加班忙確實是個不錯的借口,馮亞成笑著說,你完全可以回家就休息放松,可又想想,今年忙,明年忙,不忙還是設計院嗎?咬咬牙堅持吧。后來竟發現,凌晨以后的時光居然是最愜意的時候,每天復習到二三點,生活不受影響,正常上班不耽誤。2012年馮亞成順利取得注冊咨詢工程師,2013年取得一級建造師資格證。說到這,馮亞成爽朗地笑了,“我屬于比較笨的那種,大家都以我的方法,設計院的注冊證書就滿天飛了。”

當問起剛剛獲得院優秀青年工程師的交通院線路專業工程師田引安,工作以來有什么難忘的事時,他想了老半天,才謙虛地說,不知這個算不算。2014年秋,我剛從國外半年長差回來,便參與到修改斯里蘭卡南部高速公路咨詢監理標書的緊張工作中。有天晚上加班回家后,突然感到右側腰部陣陣劇痛,趕到醫院檢查后,診斷為右側腎盂結石12毫米,幸運的是只用超聲波體外碎石即可,碎完石后已是后半夜,為了不影響工作,我在病床躺了2個小時,到天亮后就直接打車去了單位,也沒向領導說起身體不適的事。后來又去醫院碎石好幾次,都是晚上去,這樣與工作時間也錯得開。停頓了半晌,他又補充道,我說的這些換作設計院的任何同志都會這樣做的,你多說說其他人的故事,我這個嘛……就留作備用。

痛并快樂著,談起前不久那場長達半個多月配合環保部對銀西鐵路后續評估的經歷,銀西環評項目負責人賈文璟感觸很深。“要想通過環評審查,光熟悉本專業的內容是遠遠不夠的,還要對各個專業的設計內容、相關環節及行政手續達到了解甚至熟悉的程度,我很慶幸自己能夠在這么多的生產項目中不斷積累經驗,雖然每次環評,掛“熊貓眼”是必不可少,但這是一個痛并快樂的過程。”賈文璟說到這,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還未恢復過來的“熊貓眼”,弱弱地笑了。

這樣的故事有許許多多,每當凌晨時分走出辦公樓,回望身后那依舊通明的燈光,我們看到的是年輕的財務處會計部部長王博因為加班加點整理各類報表而布滿血絲的眼睛;聽到的是經營處投標部部長劉彤和他的同事們編寫、匯總和校核投標文件時啪啪作響的鍵盤聲;感受到的是電化處優秀的接觸網工程師吳亞飛為了蘭渝線開通,現場多跑一遍不算什么的莊嚴承諾……

時勢造英雄,加班出將才,他們有時會忘記了女友的生日,也可能聽不到孩子臨睡前的細語,但他們記得提資料的日期,記得出圖的期限,記得每一種道岔的角度,每一條鋼軌的類型……幾年的歷練,一院“80后”已經成為響當當的設計負責人、項目副總體、總體,也因為加班,一件件精品工程在他們手中醞釀,一項項看似不能完成的工作在他們手中變成現實。

第二樂章:成長交響詩

一院 “80后” 有1100多人,有些在平凡的崗位上踏踏實實地做著最基礎的工作,有些常年在荒山野外進行著艱苦的勘測,有些堅守在異鄉默默奉獻忍受孤寂,有些遠赴大洋彼岸開拓著企業新的發展天地,有些正迅速成長為新生的領導力量,有些正逐漸掌握著引領設計變革的核心新技術……一院“80后”的故事,匯成了一支扣人心弦的成長交響詩。

成長,就是帶著兄弟們一起奔跑。如今,剛剛三十有四卻已有12年工作經歷,4年所長經歷的線運處軌道所所長于鵬愈發沉著、穩重。于鵬很感慨,我們互相幫助,氣氛非常融洽,就像哥們一樣,小伙伴們雖比我小幾歲,但干起活來都是一把好手,新鮮事物易上手,年紀輕輕就可以把一個城市軌道交通多條線的任務攬下來,真的很了不起!

可以說,在一院,老員工對新員工的“傳幫帶”是一種傳統,更是一種繼承。2012年入職,已是線運處骨干工程師王飛的眼中,導師段榮成很忙,從早到晚像一臺上足了發條的機器,轉動個不停,似乎有著用不完的精力。從方案設計、比選、專業協調,再到與地方結合,這種同出工,同學習,亦師亦友最相宜的師徒情份讓他感動頗多,亦成長很快。而在蘭州院站場專業許江浩的眼中,師傅李幫東不光業務精湛,教給他很多工作的方法,在爭分奪秒戰蘭合的征戰中,更教給去年入職的他一種積極向上、詩情畫意般的生活態度。你沒領略過敵軍圍困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的大將之風,但在另一個戰場,蘭合勘測急腳步,黃河碧波送冬去……這樣豪邁的詩句就出自師傅征戰蘭合的戎馬倥傯間。“那段時間師傅每天只睡幾個小時。”小許補充道。

成長,是一種追求事業的自覺。孫煥杰,2004年入職,中國鐵建“十大杰出青年”,站場專業優秀年輕的項目女總體。對于設計工作她有著自己的體驗,都說設計苦,苦熬通宵達旦,競標累,累到達旦連通宵,但競標在她的眼中,卻是一種難得的享受。封閉的環境可以讓人心無旁騖地投入到項目的設計中,線地橋隧各個專業的同志聚在一起,為不懂就問提供了難得的平臺,聽著大家的思路,嶄新的設計理念都可以在短短幾天形成。每天睡眠的時間是極短的,但聽到老總們先進的設計理念,那種思想碰撞的火花所激起的沖動與興奮是言語所無法表達的。而作為我院較早涉及高鐵的年輕設計者,每次規范細微的變化,她都熟記于心,不斷的積累,不斷地學習,不斷的實踐,幾年下來,她基本上把站場遇到的所有類型的車站都設計了一遍,并在站場專業擁有一批“粉絲”,每每談到車站設計的方方面面,她隨口就能說出設計的原理、依據和出處。“在追求成長的路上自覺最重要。”孫煥杰如是說。

成長,就是要往自己身上加碼。綜合開發,作為鐵路設計的新興領域,近年越來越為鐵總、地方路局和政府重視。我們團隊幾個人要連軸轉才能面對每年幾十個項目的設計運作。城建院物業綜合開發設計部的王超超說。然而現實的困難遠不在此,作為院新涉及的方向與領域,人員緊缺,缺乏項目實例與技術經驗的支撐,這才是對他們團隊最大的挑戰。“超超2013年入職,因為有著建筑學基礎與城市規劃專業的基本素質,2014年我們一起轉行開始從事綜合開發的工作,由于一直超負荷運轉,超超被大家戲稱為‘超人’,現在的他已是一名可以獨當一面的綜合開發負責人了。”超超的師傅,有著多年國鐵與地鐵建筑設計豐富經驗的韓超這樣評價他。師傅帶徒弟,邊學邊干,從短時間內完成相關國土、城市規劃,經濟與產業發展,房地產市場等內容的大量解讀,到完成黔張常這一院第一條鐵路項目綜合開發方案專題研究,得到業主單位的積極肯定。萬事開頭難,雖然時至今日,綜合開發在院仍處于起步階段,但一年多來,超超他們團隊充分利用比正常上班更多的時間學習與完善專業技術水平,不僅圓滿完成了院里交辦的各項工作,而且有創新,更有突破。“成長就是要向自己身上加碼,敢于向自己挑戰。”談及未來,王超超充滿自信。

成長,就是讓學習的步伐與轉型發展同步。資本運營和工程總承包作為院新型發展的領域,近兩年來因強勁的發展勢頭逐漸為全院熟知,作為市場開發部副部長的范強對一路走來的艱辛感受頗深。從我院第一個資本運作項目空港商務中心BT起步,到廣西資興高速BOT中探索,再到日照鋼鐵廠鐵路專用線EPC中成長,直至當下全國正在大力推廣的PPP,無論是從法律合規、融資方式、合同構架、項目管理、市場探索分析,還是在紛繁復雜的市場環境下,尋找我院的定位和立足點,為院發展贏得空間效益,都需要他們不斷地學習和充電。“我們這里就是一塊試驗田,每個人都在不停地接觸新的事物,創造新的工作模式,要想趕上院轉型發展的大步伐,就是要學習學習再學習。”范強堅定地說。

成長,就是在院最需要的時候挺在前面。20134月以來,鐵路總公司在全路范圍內開始對BIM技術進行大力推廣。“我院與兄弟院的現實差距決定了我們必須加快推進BIM研發的步伐。”在BIM工作推進會上董事長王爭鳴如是說。前有標兵,后有追兵,如何搶占BIM業務領域的制高點成為擺在我院面前亟待解決的一件大事。是機遇也是挑戰,一批具備科研潛力、計算機水平高的“80后”,走上了BIM研發這一新科技革命的前沿,徐博就是橋隧處BIM團隊中一名對BIM技術包含滿腔熱情的隧道工程師。徐博回憶起剛開始BIM研發起步的時候,20135月,鐵總選定西成客專清涼山隧道和石岔溝中橋作為我院BIM試點,我們的一切可以說都是從掃盲開始,購買書籍、前往相關單位調研、參加各種技術交流,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BIM的技術理念已經基本形成。隨之最核心的問題來了,現有的BIM軟件都是針對房建開發的,要把這項技術應用到隧道中,首要的問題就是如何把房建BIM軟件按照隧道的需求進行應用,這需要反復的思考和嘗試。有時為了解決一個小小的技術瓶頸,上百次試驗都不在話下,過程是枯燥的,周圍沒有一個人可以請教,那種感覺你懂的,說到這徐博停頓了片刻。“當時我們沒有隧道相關的二次開發輔助建模工具,為了保證工作的進度,數以萬計的隧道細小構件都是我們通過手動拼裝完成的,同時還要保證精度達到施工圖要求。經過艱苦的摸索,在首個BIM試點工作完成時,在隧道這方面我們已和二院齊頭并進了(二院比我們早研究2個月),甚至某些技術難點還是先與他們取得突破。”說到這,徐博很自豪。“能在院需要的時候,做點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我感到很榮幸,雖然BIM研發的工作依舊任重道遠,但我們充滿信心。”

成長,是愛國情懷的升華。隨著中國企業越來越多的走出國門,院建設國際型工程咨詢公司的步伐也在不斷加快。參與過斯里蘭卡南部高速公路項目的海外事業部秦旗坦言,自然條件惡劣,溝通協調不暢,基礎資料殘缺,標準規范多樣,進度安排緊迫等這些對我們都是極大地考驗。2009年作為軌道設計負責人參與過沙特麥加輕軌項目的線運處軌道所工程師劉杰,提起那段設計麥加輕軌的日子依舊難掩內心的激動。“法國SYSTRA作為世界首屈一指的軌道交通咨詢公司都無法按期保質完成橋上岔區無砟軌道設計任務,在我們手里2個月(原計劃1年以上)便完成了。當時我是中途接手項目的,時間短、任務重,還要采用全新的國外設計規范,這些都是擺在眼前的困難,我們只能利用國內外時差,白天學習理解UIC規范,進行檢算設計,晚上同國外各單位溝通,來不及找專業翻譯,就自己先行突擊學習英語,并自行翻譯規范文件和往來郵件。”劉杰感嘆道:“現在想來不可思議,由于我們的努力,最終一次通過了阿特金斯的DVE審查,那是典型的多國部隊作戰,我們確保了經手項目的完成,為沙特麥加輕軌的如期開通奠定了基礎。”

成長,就是對一院精神的傳承。“我像前輩們一樣上了一趟青藏線。”說起這段往事,2013年入職的地路處小伙郭慧敏自豪不已。作為路基專業組長,在格拉擴能勘測項目中,他與另外一名“80后”的路基工程師王平,兩個人,一臺車,歷時20多天,帶著衛星電話、氧氣瓶和藥品,更帶著使命和勇氣,奔波在青藏高原那片生命禁區,如同排雷先鋒一般,把青藏線上危及行車安全的路基病害,逐一掃清。他們忍受血壓升高所帶來的身體不適,克服了高寒缺氧,在月底前完成勘測任務的。“尖兵精神是決不允許我們當逃兵!”小伙子斬釘截鐵地說。

成長,就是盡最大努力維護好企業榮譽。“城市軌道交通設計工作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現場設計、現場服務”,遍布全國各地的地鐵項目部無疑就是我院在當地的一塊金字招牌和業主了解我院的一個重要窗口。”2008年入職后即奔赴項目現場,如今已在天津軌道交通項目部長駐7年的城建院三所骨干工程師蔣清國感觸地說道。“他提交的文件,很多時候都會拿來作為全線的模板,要是每個單位的設計人員都能像他這樣有責任心,我們的工作可就輕松很多了。”天津地鐵集團的領導這樣評價他。很難想象,怎樣的細心和堅持,才能換來7年的“零失誤”,才能連續6年獲得“優秀設計個人”和“優秀項目負責人”榮譽。七年來,蔣清國盡最大的努力,維護好企業的榮譽,用實際行動給我們作出了答案。

在這個快速發展的時代,在一院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一院“80后”用實干緊抓青春韶華的美好歲月,以敬業擔負起一院領先行業創譽中外的歷史使命,為實現一院早日躋身國際型工程咨詢公司的宏偉藍圖,一院“80后”一直在不懈努力奮斗。

第三樂章:情感詠嘆調

在鐵一院,出差是常事,尤其對地勘、測繪、從事軌道交通的技術人員來說,一年中大多時間在外工作,一次出差數月,在家的時間很短很短。這樣的工作對“80后”的年輕人就意味著客舍似家,工地為伴,他們把對家人的思念深埋心底,始終堅守在工作現場。

“在野外的經歷,你不僅收獲了知識,更收獲了友情。”2006年入職,現已是地質專業技術骨干的黃勇早在見習階段就深刻領悟到這一點。2007年夏天,在引漢濟渭秦嶺輸水隧洞的勘測中,剛剛畢業的黃勇遇到了驚險的一幕。在秦嶺深谷中地質調查最擔心的就是突降暴雨,溝谷中的河水可能在一個小時內上漲34米。一次野外調查,在他們費時許久才趕到調查地點的時候,突然烏云夾雜著雷鳴,下起了小雨,立即折返成為他們最明智的選擇。溝谷中的大漂石、風雨相加、電閃雷鳴,他們要走近三個多小時的山路,才能走出山谷。大家相互鼓勵、幫扶著最終安全返回,幸運的是那次一直下的是小雨。黃勇回憶說:“在秦嶺的兩個多月中,我不僅收獲了一名地質工作者‘識圖認路’的本領和野外調繪能力,更收獲了良師和益友。”

有著詩人才情、帥氣、灑脫的地質工程師王杜江,卻因為長期出差,聚少離多,和女朋友溝通太少,最終痛心地結束了兩段刻骨銘心的戀情。對于很多長期在外的年輕地質工程師,提及工作是否影響家庭時,在黔張常配合施工已經快一年的地路處工程師周曉光無奈地笑道:“選擇我們這一行當老公,就必須有一定的思想準備,我老婆很支持我的工作,而且她也很獨立、很能干,只是因為我的原因,很多答應她的事情,要么爽約,要么一拖再拖。”

遠離流光溢彩的城市生活,沒有豐盛的飯菜,甚至沒有一頓熱口的飯菜,沒有親友的歡聚,有時連通訊信號都沒有,年輕的勘測人員承受著身體的煎熬,也體味著內心的孤獨。夏朝龍是航測處2013年入職的一名青年員工,新生培訓后即被派往大漠戈壁的蘭新二線野外測量現場,在實踐中成長,在工作中磨練,在野外300多個日日夜夜的潛心鉆研,他很快進入了狀態。2014年他被任命為精密測量所副總工程師。蘭新二線的任務剛過,還沒來得及休息片刻,他又轉戰杭長、寧杭高鐵運營期監測等項目。工作的2年多,他在院里的時間不足2個月,由于出差頻繁,很多次他與女友都只有見一面、吃一頓飯的時間。“尤其在領結婚證的事情上,女友滿懷欣喜兩次指定的日期,都因為我的問題,一改再改。從婚禮籌劃到訂酒店,都是她一個人忙前忙后,很多時候我只能通過電話提供一點建議。”夏朝龍滿是愧疚。

爸爸在手機里,是“小小崔”常說起的一句話。“節日、生日、紀念日,乃至春節都似乎離我們很遙遠,很陌生。沒能陪兒子過“滿月”就匆匆走出國門,自兒子出生的六年來,有四年多都在海外出長差,無論是在沙特、阿爾及利亞、還是阿聯酋,手機自然就成了聯系家人、朋友的方式。”海外事業部暖通專業的崔玉周說到這,有些哽咽,“世界很小,有時候我們見一面卻很難。”

“我和兒子很近,在白天的時候見一面卻也很難。”2007年入職的工經處女工程師李俊芳也有類似的經歷,盡管出差相對少些,而且單位對女員工也比較照顧,但是加班加點是常有的事。“媽媽又騙人了。”是小家伙常掛在嘴邊的話。每次都答應兒子晚上9點之前回家,因為工作的緣故,有時回到家兒子已經熟睡。“因為工作的忙碌,我錯過了很多與兒子一起成長的時光。“年輕的媽媽提起這些有些心酸。盡管如此,李俊芳還是發自內心地熱愛自己的專業,熱愛這份事業。“我希望將來的某一天,也能像我們二位琴總(邢淑琴、王會琴,為工經處副總工程師)一樣,解決問題游刃有余。”這位“80后”的女工程師自信地微笑著,表達著自己的追求和理想。

在設計院,有很多鐵二代,乃至鐵三代,他們目睹父輩一生的艱辛付出,在升學就業時卻義無反顧的選擇了父輩們從事的鐵路設計工作。線運處交規所的方華就是一名從小與鐵路有著很深淵源的鐵二代。從升學選擇西南交大交通運輸專業,至奮力拼搏免研,到2012年就業入職鐵一院,2013年嫁與同在單位的設計男,方華與鐵一院的淵源不可謂不深。在她看來,作為一名有志于鐵路事業的“80后”女青年,她感謝一院,是一院給了她事業發展的沃土;她感謝一院,在一院她收獲了愛情,感受著親情。“大河無水,小河干,我們全家的體驗比任何人都深切,也衷心的祝福一院繁榮昌盛”。雖然此時父親正在西成勘察一線,夫君到很晚才能回來照看她們母子,但抱著還未滿月的“小鐵三”,方華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近年來,隨著院軌道交通市場的迅速發展,常駐現場成為很多年輕“80后”工作的一種必須。負責青島藍色硅谷線的通號處信號專業女工程師王璽就有這樣的經歷。身為一個3歲孩子的母親,在工期緊張的時候,她可能數個月都見不到女兒,孩子有沒有長高,有沒有聽話,有沒有想媽媽,這些都只能通過視頻來了解。2014年中秋,她因為一個重要會議需要留在項目部,但一個母親對孩子的牽掛是再遠的距離也無法阻隔,她讓自己的母親帶著女兒來到了青島,就這樣祖孫三人擠在一起,簡單的過了中秋,雖然條件很艱苦,但此時的她卻比任何時候都開心。

像王璽一樣的地鐵人太多太多,他們長期駐扎在全國各個城市,甚至連續奔波于幾個城市之間。他們中有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支柱,有寶寶剛出生就奔赴現場的敬業奶爸,更有新婚燕爾就分居兩地的年輕夫婦,“加班狂人”、“出差達人”、“聚少離多的小夫妻”,無論是臨產前一天還奮戰在一線的巾幗英雄,還有常年駐守國外幾年難得見上一面的“神秘同事”,他們沒有驚天動地的豐功偉績,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耕耘。可正是這一個個小小的故事,小小的人物,從小張、小王變成了老張、老王,他們揮灑著自己的青春,在院三次創業的浪潮中貢獻著自己的一份力量,就是這一份份力量,鑄就了一個個精品工程、攻克了一個個世界難題、樹立起了一座座豐碑。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一院“80后”在邊遠山區的配合施工中堅守,在城市一隅的地鐵項目中追求,在異域他鄉征戰……我們有足夠的信心和勇氣,在新的歷史時期,在院三次創業的征程中,以打造獨具一院特色的“百年老店”作為我們并肩奮斗的事業坐標,雖艱辛萬難而不改初心,縱前路曲折亦余心無悔。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