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鐵道建筑報:只因對凍土“愛”得深沉
——記鐵一院劉爭平和他的創新工作室
時間:2019-12-02 瀏覽次數:



    本報記者  高  俊

作為工科生,鐵一院甘青指揮部及青藏鐵路格拉段改造工程指揮長劉爭平對數字是很敏感的,但“2”“19”“38”這幾個普普通通的數字,卻從來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2”代表的榮譽

2,是習近平總書記接見劉爭平的次數。第1次是在2013年,劉爭平作為“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代表之一,與習總書記進行座談;第2次是在2016年,劉爭平作為全國勞模代表參加習總書記出席的全國知識分子、勞動模范、青年代表座談會。

短短3年里,劉爭平先后兩次獲得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接見,不能不說是一種莫大的殊榮。有人說這是帶有偶然的幸運,但偶然中卻蘊含著必然。劉爭平是扎根青藏、獻身高原的勞動者杰出代表,在高原鐵路建設的平凡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業績。

第一次向習近平總書記作自我介紹時,劉爭平激動地說:“我來自鐵一院,在青藏鐵路工作。”習總書記握著他的手,親切地說:“青藏鐵路,我知道。”接著,連說兩遍:“你們辛苦了,辛苦了!”

第二次座談的主題是“知識”和“創新”。這讓來自勘察設計科研一線的劉爭平覺得格外熟悉,感受也更加深刻。習總書記微笑著對他說:“青藏鐵路是凍土鐵路,你們是做凍土研究的。”

凍土難題,讓習總書記對青藏鐵路多了一份關注。凍土難題,也讓劉爭平獻出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歲月。

“19”承載的歲月

19,是劉爭平在青藏高原上度過的年頭。2000年6月1日,劉爭平接到調令趕赴青藏高原參與青藏鐵路勘察設計工作。從那一刻起,他便與這片土地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從此“不離不棄,相伴相依”。

作為青藏鐵路勘察、設計、建設和科研的主要參與者之一,劉爭平全過程參加了青藏鐵路初測、定測、補充定測、配合施工及經驗總結和成果編撰工作;作為青藏鐵路凍土科研隊隊長,他主持和參與了66項課題研究,并擔任了13個課題組組長,形成科研成果20余項,為青藏鐵路建設作出了突出貢獻,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與此同時,從2004年起,劉爭平還同步參與了拉薩至日喀則鐵路及日喀則至尼泊爾鐵路的前期勘察工作,并在2010年后相繼挑起了副總設計師、指揮長的重擔。

從青藏鐵路到拉日鐵路,從拉墨鐵路到青藏鐵路格拉段擴能改造,在整整19年時間里,劉爭平從未離開過青藏高原。

在青藏鐵路勘察設計及配合施工的6年時間里,劉爭平已記不清自己在全長1142公里的線路上往返了多少次。他在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夜晚住過簡易帳篷,在茫茫無人區涉過齊腰深的雪水;他用寒徹骨的水洗臉、刷牙,用渾濁苦澀的河水燒水、泡茶;他在唐古拉山兵站倚著墻角啃饅頭咸菜,在“五道梁”冷寂的夜里因缺氧憋醒……因長期獻身青藏高原建設,有人借用“藏牦牛”的名字給他起了“阿牛”的綽號。

阿牛,的確“牛”!在拉日鐵路勘察設計期間,劉爭平每年在現場工作8個月以上,不僅翻越了海拔4500米的仁布雪山,踏遍了羊卓雍措周邊的溝溝坎坎,還走遍了日喀則市18個縣中的12個,連當地藏族同胞都評價他是最了解日喀則的漢族朋友。因為對青藏高原鐵路建設一線了如指掌,劉爭平經常被指定為國家有關部委,西藏自治區相關領導匯報項目方案。憑借像衛星導航一樣精確的詳盡介紹,劉爭平贏得了第2個更廣為人知的綽號——“劉北斗”。

“38”寄托的傳承

38,是劉爭平的“偶像”——李金城成為青藏鐵路總設計師時的年齡。像李金城那樣獻身高原,為推動國家凍土工程建設發展作出應有貢獻,是劉爭平選擇堅守在高原上的動力。

2009年3月,劉爭平晉升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時年38歲,成為鐵一院企業發展史上最年輕的正高職專家,以另一種方式,從偶像李金城手中接過了奉獻高原的接力棒。

擔任凍土科研隊隊長后,劉爭平帶領團隊年復一年地進行枯燥的地溫監測、現場調查,繪制出國內首張《青藏鐵路凍土地溫分區圖》,受到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高度贊揚。在青藏鐵路建設期間,劉爭平帶領技術人員深入施工現場,分析施工對凍土的影響,及時采取優化措施,從源頭上保證了凍土工程的穩定、可靠。青藏鐵路開通運營后,他們的監測和研究仍在繼續,一直在為高原鐵路的養護和維修提供數據支撐。

19年間,劉爭平先后發表論文28篇,榮獲省部級以上科技獎勵12項,多次應邀在新技術研討會、國際研討會上做主題報告,向世界展示中國在凍土鐵路研究領域的創新經驗與成績。

2015年6月,以劉爭平名字命名的勞模創新工作室成立,他和團隊迎來嶄新的發展契機。難能可貴的是,已持續了10余年的青藏鐵路地溫及沉降監測不僅沒有中斷,還作為工作室的一項“常規工作”被固定下來。目前,“劉爭平勞模創新工作室”成為西藏自治區第一個以勞模名字命名的“雙創”工作室,成為“全國示范性勞模創新工作室”,并涌現出以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胡炳成、拉日鐵路總設計師許紅春等為代表的一批中青年技術骨干。短短幾年間,工作室成員累計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1項、勘察金獎1項,省部級科技進步獎5項。隨著更多新生力量的加入,凍土研究的“接力棒”漸漸從劉爭平手中傳到了更多人手中。亙古不化的凍土正逐漸成為孕育著技術創新的熱土,吸引越來越多的青年人為之奮斗。

采訪期間,劉爭平說他閑暇時喜歡寫詩,他非常喜歡著名詩人艾青的那句“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在劉爭平看來,這也是他對青藏高原,對研究了19年的“凍土”的“表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 微信捕鱼辅助 喜乐彩走 欢乐真人麻将2016板 黑桃游戏平台下载 网络捕鱼代理商判几年 黑龙江11选5 吉林科乐麻将 江西多乐彩有遗漏 足球照片 麻将来了血流换四张玩法 皇家网络在线棋牌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109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投注 闲来麻将广东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网上咋赚钱